來(lái)源:
新華社客戶(hù)端

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引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的故事

2023-05-12 10:43:13 來(lái)源: 新華社客戶(hù)端

  5月10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河北省雄安新區考察,主持召開(kāi)高標準高質(zhì)量推進(jìn)雄安新區建設座談會(huì )并發(fā)表重要講話(huà)。

  5月10日,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、國家主席、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河北省雄安新區考察,并主持召開(kāi)高標準高質(zhì)量推進(jìn)雄安新區建設座談會(huì )。這是10日下午,習近平主持召開(kāi)高標準高質(zhì)量推進(jìn)雄安新區建設座談會(huì )并發(fā)表重要講話(huà)。新華社記者 殷博古 攝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雄安新區已進(jìn)入大規模建設與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并重階段,工作重心已轉向高質(zhì)量建設、高水平管理、高質(zhì)量疏解發(fā)展并舉。要堅定信心,保持定力,穩扎穩打,善作善成,推動(dòng)各項工作不斷取得新進(jìn)展。

  6年,2000多個(gè)日夜。華北平原上,一座新城破土、萌芽、生長(cháng)。

  河北雄安新區的設立,是千年大計、國家大事。從謀劃選址到規劃建設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親自決策、親自部署、親自推動(dòng),傾注大量心血,為雄安新區規劃建設領(lǐng)航指路、把脈定向。

  高起點(diǎn)規劃、高標準建設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雄安新區這座未來(lái)之城,正闊步向我們走來(lái)。

  (一)決策

  “這是黨的十八大后中央抓的一個(gè)新區建設。雄安新區是黨中央批準的首都功能拓展區,同上海浦東、廣東深圳那樣具有全國意義,這個(gè)定位一定要把握好?!?/font>

  這是一次特殊的考察調研。

  2017年2月23日上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從中南海出發(fā),驅車(chē)100多公里,專(zhuān)程前往河北省安新縣。

  這一天的華北平原,雪后初霽,萬(wàn)物潤澤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大王鎮小王營(yíng)村的一片開(kāi)闊地,現場(chǎng)察看。這里就是規劃中雄安新區起步區的核心地塊。

  在展開(kāi)的規劃圖前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仔細察看區位、規劃狀況,詳細了解人口搬遷安置、區域內的地質(zhì)水文條件等情況。

  “這地方老百姓生活得怎么樣?人口密度有多大?拆遷人口有多少?”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細細詢(xún)問(wèn)。他叮囑:設立雄安新區,一定要讓老百姓得到更多的實(shí)惠,要有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獲得感。

  當天中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安新縣主持召開(kāi)了一場(chǎng)小型座談會(huì )??倳?shū)記強調,規劃建設雄安新區是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戰略選擇,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、推進(jìn)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的歷史性工程。

  一個(gè)多月后,2017年4月1日,新華社受權發(fā)布: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。

  雄安,“雄縣”“安新縣”各取一字,既尊重歷史,又寓意吉祥。

  這是雄安新區雄安門(mén)(2023年3月15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朱旭東 攝

  雄安這座新城,開(kāi)始孕育生長(cháng)影響未來(lái)的力量。

  一個(gè)時(shí)代,要有一個(gè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標桿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部署推動(dòng)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重大戰略,核心是通過(guò)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,探索人口經(jīng)濟密集地區優(yōu)化開(kāi)發(fā)的模式,蹚出中國特色解決“大城市病”的路子。

  如何在時(shí)代的演進(jìn)中煥發(fā)出千年古城的歷史底蘊?正在快速邁向民族復興的中國要建設一個(gè)什么樣的首都?怎樣破解城市規劃建設中的難題從而推動(dòng)協(xié)同發(fā)展?一系列時(shí)代追問(wèn),縈繞在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心頭。

  赴天津調研、研究河北發(fā)展問(wèn)題、考察首都北京……在推進(jìn)實(shí)施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戰略中,選擇一個(gè)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載地的構想也逐漸浮出水面。

  “要堅持和強化首都核心功能,調整和弱化不適宜首都的功能,把一些功能轉移到河北、天津去,這就是大禹治水的道理?!绷暯娇倳?shū)記深刻指出。

  方向愈加清晰,思路更加明確,在京外設立一座新城的戰略構想逐漸成熟。

  “多點(diǎn)一城、老城重組”——2015年2月10日,中央財經(jīng)領(lǐng)導小組第九次會(huì )議審議研究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規劃綱要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講話(huà)中提出這一思路?!耙怀恰本褪且芯克伎荚诒本┲饨ㄔO新城問(wèn)題。

  2015年2月10日,中央財經(jīng)領(lǐng)導小組第九次會(huì )議;2015年4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(huì )會(huì )議;2015年4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會(huì )議……短短兩個(gè)多月的時(shí)間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先后3次主持召開(kāi)重要會(huì )議,研究《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規劃綱要》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明方向:“要深入研究論證新城問(wèn)題,可考慮在河北合適的地方進(jìn)行規劃,建設一座以新發(fā)展理念引領(lǐng)的現代新城?!?/font>

  《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規劃綱要》2015年6月印發(fā),充分體現了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戰略構想,明確提出:“深入研究、科學(xué)論證,規劃建設具有相當規模、與疏解地發(fā)展環(huán)境相當的集中承載地?!?/font>

  這是雄安新區容東片區(2023年3月24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這個(gè)集中承載地選在哪里?以何種定位出現?

  這一歷史性選擇,不僅需要勇氣,更需要智慧。

  根據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重要指示,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領(lǐng)導小組多次組織國務(wù)院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、河北省、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專(zhuān)家咨詢(xún)委員會(huì )等有關(guān)方面,召開(kāi)專(zhuān)題會(huì )議和小范圍會(huì )議,綜合考慮區位、交通、土地、水資源和能源保障、環(huán)境能力、人口及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狀況等因素,經(jīng)過(guò)多輪對比,反復論證新區選址。

  一次次重要講話(huà)、一場(chǎng)場(chǎng)科學(xué)論證、一步步深入推進(jìn)……從思考到謀劃,從批示到規劃,從要求到部署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對設立新區的戰略思考不斷深入,構想逐漸變?yōu)楝F實(shí)。

  選擇集中承載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新區,這個(gè)地方不能太遠,也不能太近。太近容易連成一片,達不到疏解目的;太遠則難以接受北京的輻射和帶動(dòng),不能更好地承接和轉移非首都功能。

  雄安新區容西片區內的街道和公園(2023年3月31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“雄縣-容城-安新”這一方案在幾個(gè)方案比選中逐步得到確認,最終脫穎而出。這里位于京津保腹地,各方優(yōu)勢明顯,土地水利環(huán)境地質(zhì)支撐條件優(yōu)良,發(fā)展空間充?!?/font>

  2016年5月27日,這是研究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一個(gè)重要日子——

  這天上午,中共中央政治局會(huì )議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(kāi),審議《關(guān)于規劃建設北京城市副中心和研究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有關(guān)情況的匯報》?!靶郯残聟^”首次出現在匯報稿的標題之中。

  在這次會(huì )議上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這是黨的十八大后中央抓的一個(gè)新區建設。雄安新區是黨中央批準的首都功能拓展區,同上海浦東、廣東深圳那樣具有全國意義,這個(gè)定位一定要把握好?!?/font>

  回憶雄安新區從謀劃到設立的過(guò)程,京津冀協(xié)同發(fā)展專(zhuān)家咨詢(xún)委員會(huì )副組長(cháng)、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說(shuō):“千年大計,體現的是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對民族和歷史負責的態(tài)度。我們對雄安新區的期待,絕不僅僅是京津冀的一個(gè)新區,還要看得更遠,希望它在新時(shí)期全國的發(fā)展中起到示范性的作用?!?/font>

  千年之城,從此起航。

  (二)規劃

  “要堅持用最先進(jìn)的理念和國際一流水準規劃設計建設,經(jīng)得起歷史檢驗?!?/font>

  立夏時(shí)節,白洋淀碧波蕩漾,水鳥(niǎo)翩躚。從碼頭坐船出發(fā),半個(gè)小時(shí)水程就來(lái)到趙莊子村——電影原型“小兵張嘎”的故鄉。

  處于試運營(yíng)階段的白洋淀“水上巴士”項目畫(huà)舫船在白洋淀內行駛(2023年4月7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2017年2月2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實(shí)地考察雄安新區建設規劃時(shí)專(zhuān)程前往白洋淀。這是總書(shū)記第一次來(lái),他說(shuō):“小時(shí)候讀小兵張嘎的故事,就對這里十分神往。我曾在河北正定工作,但也一直沒(méi)有機會(huì )來(lái)?!?/font>

  走過(guò)安新縣郊野公園的白洋淀大堤,沿著(zhù)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木棧道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步入淀區深處。他登上一座木制觀(guān)景臺,環(huán)視開(kāi)闊的白洋淀,但見(jiàn)波光粼粼,尚未返青的蘆葦蕩在陽(yáng)光下金燦耀眼。

  九河下梢,北地西湖。坐擁“華北明珠”白洋淀,雄安新區具有天然的生態(tài)優(yōu)勢。但過(guò)去一段時(shí)間,白洋淀也曾遭遇“口渴”、污染等威脅。

  在這次考察中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建設雄安新區,一定要把白洋淀修復好、保護好。將來(lái)城市距離白洋淀這么近,應該留有保護地帶。要有嚴格的管理辦法,絕對不允許往里面排污水,絕對不允許人為破壞。

  兩年后,2019年1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再次來(lái)到雄安新區考察。談到新區下大氣力處理城和淀的關(guān)系時(shí),總書(shū)記談起選址的考慮:“當時(shí)選址在這,就是考慮要保護白洋淀,而非損害白洋淀。城與淀應該是相互輝映、相得益彰?!?/font>

  容城縣仇小王村村民仇向國曾是一名護林員,他經(jīng)?;叵肫鹨?jiàn)到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情景。

  2019年1月16日那一天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“千年秀林”大清河片林一區造林區域,乘車(chē)穿行林區察看林木長(cháng)勢,登上秀林驛站平臺遠眺林區全貌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說(shuō),良好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是雄安新區的重要價(jià)值體現?!扒甏笥嫛?,就要從“千年秀林”開(kāi)始,努力接續展開(kāi)藍綠交織、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優(yōu)美畫(huà)卷。

  6年來(lái),堅持補水、治污、防洪“三位一體”統籌規劃、協(xié)調推進(jìn),白洋淀展開(kāi)有史以來(lái)最大規模的系統性生態(tài)治理,水質(zhì)從劣Ⅴ類(lèi)提升至Ⅲ類(lèi)標準,野生鳥(niǎo)類(lèi)已達252種,較新區設立前增加46種……“華北之腎”功能初步恢復,淀區風(fēng)貌神采綻放。

  6年來(lái),“千年秀林”工程累計造林47萬(wàn)多畝,雄安新區森林覆蓋率由11%提高到34%,營(yíng)造出“城在林中,人在景中”的意趣。

  這是雄安新區千年秀林(2023年3月30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“秀林的樹(shù)越長(cháng)越壯,淀里的水越來(lái)越清,大家都盼著(zhù)總書(shū)記能再來(lái)看看?!背鹣驀f(shuō)。

  建設,規劃先行;動(dòng)工,生態(tài)先行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對城市規劃引領(lǐng)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作用格外重視,在謀劃設立和推動(dòng)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的數次重要會(huì )議上,總書(shū)記反復強調“把每一寸土地都規劃得清清楚楚再開(kāi)始建設”“精心推進(jìn)不留歷史遺憾”“要堅持用最先進(jìn)的理念和國際一流水準規劃設計建設,經(jīng)得起歷史檢驗”。

  北京第四中學(xué)雄安校區和史家胡同小學(xué)雄安校區(2023年3月26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楊世堯 攝

  總書(shū)記強調,建設雄安新區是一項歷史性工程,一定要保持歷史耐心。

  6年時(shí)光,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精神境界和“功成必定有我”的歷史責任,在雄安新區得以生動(dòng)體現。

  剛剛過(guò)去的“五一”假期,昔日革命老區吸引了大量游客,村里的農家樂(lè )幾乎爆滿(mǎn)?!?年前,鄉親們聚在一起暢想家鄉的未來(lái),現在大家都吃上了生態(tài)飯,過(guò)上了好日子?!卑籽蟮淼韰^深處的趙莊子村黨支部副書(shū)記趙文祥說(shuō)。

  “世界眼光、國際標準、中國特色、高點(diǎn)定位,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,參與雄安新區規劃編制,這在我的職業(yè)生涯中是最重要的一段?!敝袊鞘幸巹澰O計研究院雄安研究院執行副院長(cháng)殷會(huì )良感慨萬(wàn)分。

  這是位于雄安新區啟動(dòng)區的雄安宣武醫院項目(2023年3月15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朱旭東 攝

  先后有60多位院士、國內外200多個(gè)團隊、3500多名專(zhuān)家和技術(shù)人員參與新區規劃體系編制;以《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》為統領(lǐng),“1+4+N”規劃體系逐步成型,為新區穩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,實(shí)現高標準規劃、高質(zhì)量建設奠定堅實(shí)基礎。

  2018年2月22日,中南海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(huì )召開(kāi)會(huì )議聽(tīng)取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編制情況的匯報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改革開(kāi)放初期設立了深圳經(jīng)濟特區,創(chuàng )造了深圳的速度,40年后的今天,我們設立雄安新區要瞄準2035年和本世紀中葉“兩步走”的目標,創(chuàng )造“雄安質(zhì)量”,在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方面成為全國一個(gè)樣板。

  2018年4月21日,經(jīng)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批復同意的《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》全文公布,雄安新區的藍圖正式呈現在世人眼前。

  立足千秋,建設雄安。

  2019年1月,雄安新區規劃展示中心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仔細端詳展板上的《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》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建設雄安新區是千年大計。新區首先就要新在規劃、建設的理念上,要體現出前瞻性、引領(lǐng)性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說(shuō):“這兩年,幾乎沒(méi)有動(dòng)一磚一瓦?,F在有了藍圖,雄安從頂層設計階段轉向實(shí)質(zhì)性建設階段,可能今年就是一派熱火朝天的局面了?!?/font>

  藍圖繪就,擊鼓催征。

 ?。ㄈ┙ㄔO

  “要全面貫徹新發(fā)展理念,堅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要求,努力創(chuàng )造新時(shí)代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標桿?!?/font>

  清晨6點(diǎn)50分,一列復興號高鐵列車(chē)緩緩駛出雄安站,向首都北京一路飛馳。晨曦中,雄安站這座水滴形的銀灰色建筑美輪美奐,宛如白洋淀荷葉上的一滴露珠。

  這是京雄城際鐵路雄安站(2023年3月23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楊斌,曾擔任京雄城際鐵路建設指揮部指揮長(cháng)。在他珍藏的一段視頻中,“青蓮露珠”還是一片建設工地?!爱敃r(shí)我們就站在這里,總書(shū)記同我們進(jìn)行了連線(xiàn)?!?/font>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2019年1月16日到雄安新區調研時(shí),前往新區規劃展示中心,在那里通過(guò)大屏幕連線(xiàn)京雄城際鐵路雄安站施工現場(chǎng)的建設者。

  視頻連通那一刻,建設現場(chǎng)沸騰了。

  “京雄城際鐵路2018年2月28日開(kāi)工建設,計劃2020年底全線(xiàn)建成通車(chē)?!睏畋箢^戴安全帽站在腳手架前,高呼一聲:“同志們有信心沒(méi)有?”“有!”嘹亮回答響徹曠野。

  看到這個(gè)場(chǎng)景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感慨地說(shuō),現在是數九寒冬、天寒地凍,但我們的鐵路建設者仍然辛勤勞動(dòng)著(zhù)。你們正在為雄安新區建設這個(gè)“千年大計”做著(zhù)開(kāi)路先鋒的工作,功不可沒(méi)。全國人民都期待著(zhù)你們的捷報!

  一輛高鐵列車(chē)駛離京雄城際鐵路雄安站,開(kāi)往北京(2023年3月2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一年多后,捷報傳來(lái)。2020年12月27日,京雄城際鐵路全線(xiàn)開(kāi)通運營(yíng),廣大建設者用雙手書(shū)寫(xiě)出連接北京和雄安的“中國速度”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對雄安新區寄予殷切期望:“要全面貫徹新發(fā)展理念,堅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要求,努力創(chuàng )造新時(shí)代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標桿?!?/font>

  “綠色生態(tài)宜居新城區”“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發(fā)展引領(lǐng)區”“協(xié)調發(fā)展示范區”“開(kāi)放發(fā)展先行區”,雄安新區的發(fā)展定位,生動(dòng)詮釋著(zhù)新時(shí)代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標桿的豐富內涵。

  協(xié)同發(fā)展本身就是一場(chǎng)深層次改革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要賦予雄安新區發(fā)展自主權,只要有利于雄安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的要全力給予支持。

  工作人員在雄安新區政務(wù)服務(wù)中心辦公(2022年9月6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邢廣利 攝

  2019年1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雄安新區政務(wù)服務(wù)中心,察看服務(wù)窗口,了解新區深化治理體制機制改革、打造服務(wù)型政府工作情況。

  “你們是第一批來(lái)雄安創(chuàng )業(yè)的企業(yè)家吧?”在政務(wù)服務(wù)中心,聽(tīng)到習近平總書(shū)記詢(xún)問(wèn),企業(yè)家們圍攏上來(lái),爭相講述在雄安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夢(mèng)想。

  總書(shū)記勉勵大家:“我們建設雄安新區,需要各方面企業(yè)共同參與。無(wú)論是國有的還是民營(yíng)的企業(yè),無(wú)論是本地的還是北京的企業(yè),無(wú)論是中國企業(yè)還是外資企業(yè),都要把握住這個(gè)千載難逢的機會(huì ),把握住歷史機遇,做民族復興、改革創(chuàng )新的弄潮兒!”

  這是位于雄安新區啟動(dòng)區的中國中化雄安總部001大廈項目建設現場(chǎng)(2023年3月30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回憶起當時(shí)的情景,中國電科集團太極計算機股份有限公司雄安分公司總經(jīng)理常永山激動(dòng)不已:“總書(shū)記說(shuō)我們是新區第一批弄潮兒,這是莫大的鼓勵?!背S郎胶屯聜兺度氲叫郯仓悄艹鞘幸巹澖ㄔO中,參與了雄安新區一網(wǎng)通辦、中國雄安集團辦公信息化系統等項目建設,把干事創(chuàng )業(yè)的熱情傾注到未來(lái)之城的一磚一瓦。

  雄安新區公共服務(wù)局市場(chǎng)主體準入組工作人員文慧對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政務(wù)服務(wù)中心考察的情景同樣記憶猶新——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對大家說(shuō):“要運用現代信息技術(shù),推進(jìn)政務(wù)信息聯(lián)通共用,提高政務(wù)服務(wù)信息化、智能化、精準化、便利化水平,讓群眾少跑腿?!?/font>

  “總書(shū)記的句句囑托,讓我們深感責任重大?!蔽幕壅f(shuō),我們要共同努力創(chuàng )造良好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讓來(lái)新區干事創(chuàng )業(yè)的企業(yè)家留得住、發(fā)展好。

  這是位于雄安新區啟動(dòng)區的雄安科創(chuàng )綜合服務(wù)中心項目現場(chǎng)(2023年3月15日攝,無(wú)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朱旭東 攝

  今天的雄安新區,朝氣蓬勃、生機盎然。年輕人懷揣夢(mèng)想從遠方來(lái)雄安新區創(chuàng )業(yè),本地人滿(mǎn)懷希望回家鄉干事創(chuàng )業(yè)。

  雄安站候車(chē)廳,一座“千年輪”吸引著(zhù)往來(lái)旅客的目光。它的起始日期被設定為2017年4月1日——“雄安”第一次被公眾知曉的日子?!扒贻啞钡牡鬃?,鐫刻著(zhù)8個(gè)金色大字——“千年之計 始于當下”。齒輪不停地轉動(dòng),記錄下歷史前進(jìn)的軌跡。

  旅客在京雄城際鐵路雄安站內拍攝“千年輪”(2020年12月27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

 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(lǐng)導下,堅持大歷史觀(guān),保持歷史耐心,一茬接著(zhù)一茬干,確保一張藍圖繪到底,努力創(chuàng )造“雄安質(zhì)量”,中國式現代化將在這里演繹出更多更美好的故事。

  文字記者:安蓓、高敬、嚴賦憬、張濤

  視頻記者:許楊、李林欣、吳一蒙、曲瀾娟、張碩、鄒尚伯、牟宇、杜一方

  海報設計:劉雅萱

  編輯:楊文榮、王秋韻、賈伊寧、張愛(ài)芳、唐興、張惠慧、陳海通、侯幫興、鄔金夫

  統籌:郜新鑫、曹江濤

責任編輯: 王曉雨
關(guān)鍵詞:
+1
新聞評論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,評論僅供表達個(gè)人看法,并不代表我網(wǎng)立場(chǎng)

為你推薦

加載更多新聞
02002003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2176252